援鄂医疗队员回来被儿子戴手铐:这样爸爸就不走了


第二,要求政府性融资担保行业减半收费,将综合融资担保费率降至1%以下。确保2020年新增的支农支小业务占比不得低于80%。

总之,经济稳则金融稳,企业好金融才能好。中小微企业是稳定就业的“主力军”,事关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,受疫情影响较大,各方应该共同携手,帮助他们渡过难关。我们要求银行保险机构多一点“换位”意识,多做一些“雪中送炭”事情,真正把党中央、国务院的好政策落到实处。谢谢。

一是努力实现小微企业信贷“增量、扩面、提质、降本”。确保实现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“两个不低于”,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,有贷款余额户数不低于年初水平,其中5家大型银行还要力争上半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30%。着力提高小微企业贷款“首贷户”的占比。适当提高信用贷款和续贷业务比重,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

当前,疫情在全球蔓延,其影响是否会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?另外,如果一季度经济数据不如预期,央行是否有新的应对方式?谢谢。

二是发行和使用进度提前。刚才介绍了,截至3月31日,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.08万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63%,加上这次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,发行进度和资金使用进度进一步提前,有利于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,及早发挥作用,对冲疫情影响。

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情形是基于宏观经济计量模型和历史情景、专家判断,多为一些假定。这种压力情形是“极端但可能”,可能性相对比较小,它是一种假定要求。疫情发生以来,我们密切监测银行体系的风险状况,系统评估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,开展了压力测试。新的一些相关测试结果,将通过金融稳定报告及时对外披露,更新报告。

短期来看,疫情对经济造成了短期较大的冲击,部分行业影响比较大,风险会有所上升,这是必然的。对银行信贷资产也必然造成一定的下迁压力。但是总的来看,中国的银行业整体损失吸收能力比较强,风险抵御的弹药比较充足。到2019年末,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.86%,远低于5%的监管标准。拨备覆盖率是186.08%,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.5万亿元,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。2019年,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.3万亿元,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。有些银行比较难过,但是有能力把它缓解下来。

对中国的影响会怎么样?对中国的影响怎么看?一季度的数据现在还没有出来,出来以后,我估计按常规的观点来看,比如按没有疫情的标准来衡量,数据肯定不会好看,但是我们也要看到,从边际变化,比如从3月份和2月份的比较看,3月份是明显的好转。因此,我觉得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,中国经济将继续展现极强的韧性,另外我们有丰富的工具和充足的政策空间稳定经济增长。

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前期财政部已会同相关部门指导和督促地方提早着手作好准备,提前开展项目储备、审核、遴选等工作。从目前地方反馈情况看,这次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后,可以尽快落实到项目上,预计能够尽早形成实物工作量,发挥对经济的有效拉动作用。

刘行长讲的已经很全面了。人民银行做的宏观审慎测试,实际是把所有的困难想到极致,在现实当中不一定发生。从银保监会的监测来看,资本充足率达到14.6%,今年还会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,年初已经在研究这个计划。在银行资本补充方面,今年还会继续拓宽渠道,比如发行各种资本补充债券、优先股、普通股等,加大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。这些计划按步就班,有力推动,不会有大的问题。市场是最好的说明,资本市场保持了相对稳定,银行股价比较稳定,北上资金最近又开始流入中国股市。无论从政策层面还是市场层面,还有从银行机构整体表现来看,我们的银行业是很稳健的。谢谢。